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女朋友送的

作品:全职国医|作者:方千金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20 16:11:50|下载:全职国医TXT下载
  雷军锋是冷汗淋漓啊,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孙秋白竟然也会帮方寒出头。

  是的,毫无疑问,绝对是因为方寒。

  雷军锋很清楚,如果仅仅只是周主任的话,孙秋白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敲打他的,肯定是因为方寒。

  先是方浩洋,紧接着是孙秋白。

  自己这是捅了马蜂窝了吗?

  雷军锋真的是即后悔又害怕啊。

  方浩洋的帖子本就让他颜面尽失,再加上孙秋白现在的敲打,魏庆民会什么怎么想?

  会不会因为孙秋白的这个敲打从而拿掉他科主任的位子?

  会议室,大多数人都有些懵,孙厅这是说谁呢这是?

  韩可云这会儿却好像有些明白了,搞不好是在说雷军锋啊。

  虽然韩可云并不清楚事情的内幕,可不妨碍他猜测啊,之前周主任的态度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  在韩可云看来,雷军锋和周主任不至于有什么矛盾和误会,作为下属,周主任要时时刻刻以领导的意志为准则的,领导不喜,下属也要适当的表现出远离,这才是符合实际情况的。

  就像何文宏,雷军锋和方寒发生了矛盾,他下意识的就不敢和方寒太过近亲。

  之前周主任的冷淡和忽视,会不会正是因为孙秋白呢?

  孙秋白讲了大概二十多分钟,这才把会场交给了周主任,之后理事会才算是进入了正常的程序。

  这种理事会议,一般不会持续时间太长,九点半开始,十一点半结束,也就两个半小时。

  会议结束,一些相熟的理事互相招呼,准备一起去吃饭,边上省医院中医科的主任廖万林正打算招呼一声雷军锋,就感觉到边上有人拉自己。

  “韩院长?”

  “廖主任。”

  韩可云给廖万林使了一个眼色,廖万林下意识走慢了几步,和韩可云落在了后面。

  “韩院长有事?”廖万云有些不解。

  “廖主任刚才是打算招呼雷军锋?”韩可云轻声问。

  “是啊,一起吃个饭。”廖万林点了点头,心说有什么问题吗?

  韩可云向前面看了一下,低声道:“廖主任,刚才孙厅说的是谁您知道吗?”

  “不清楚。”

  廖万林摇了摇头,道:“不过肯定是意有所指,也不知道是谁犯在了孙厅手中,当着这么多人敲打。”

  韩可云低声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可能是雷军锋,周主任还在呢,您和雷主任走的太近,万一......”

  廖万林一愣:“不会吧,雷军锋?”

  “我也只是猜测。”

  韩可云把之前的情况说了一下,低声道:“廖主任,咱们可是老交情了,万一要真是雷军锋,您这可不好,我也是提醒一下,谨慎为妙。”

  廖万林急忙点头:“韩院长说的是,这事确实要注意。”

  说着话,廖万林还远远的看了一眼雷军锋,雷军锋这会儿也不和人说话,一个人走在最前面,这更让廖万林相信了韩可云的猜测。

  “候老!”

  韩可云和廖万林出了会议室,远远的招呼了一声,候忠实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“候老,一起吃午饭啊。”韩可云笑着道。

  “行。”候忠实笑着点了点头,这会儿候忠实心中也猜测着,可能是雷军锋。

  这世上没傻子,哪怕不是雷军锋,没搞明白之前,候忠实也不敢在这儿和雷军锋太亲热,万一被孙秋白误会呢?

  雷军锋压根就没留下吃饭,这会儿他那有什么心情吃饭,一个人回到医院,进了科室。

  这会儿科室的医生们刚刚吃过饭,大都在值班室闲聊,看到雷军锋回来,都纷纷打招呼:“雷主任!”

  雷军锋无精打采,微微点了点头,目光在人群中一扫,问:“何主任呢?”

  “何主任这会儿应该在特需病房,方医生来了。”边上有医生回了一句。

  “方寒?”

  雷军锋现在连生气的勇气都没有了,心中只是一声叹息。

  前几天,他听到方寒两个字还是咬牙切齿,可现在.....

 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,到了这一刻,雷军锋怎么可能还认不清状况。

  “何医生回来,让来一趟我的办公室。”

  雷军锋扔下一句话,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把自己关在了里面。

  特需病房,方寒正在给陈玉福的女儿施针,这次施针,方寒用的不是银针,而是一枚金针,正是上次龙雅馨送他的生日礼物。

  “怪不得周老都赞叹,自己的针法不如方医生您,没想到一枚金针,在您手中也宛如一条金龙......”何文宏站在边上拍着马屁。

  陈玉福不太懂,问:“何主任,这金针和银针有什么区别吗?”

  “金针和银针区别肯定是有的,最大的区别就是施针的难度,金针质地要比银针更软,用金针针灸,难度更大,一般人,拿着金针都不见得能扎进皮肤,更别说针灸了。”

  陈玉福看了看,点了点头,黄金要比白银更软,用金针针灸,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何文宏继续道:“一般来说,金针和银针针灸的效果其实没多大区别,方医生用金针针灸,效果和用七寸针针灸差不多,只不过金针质地软,针对一些更为特殊的穴位或者病症,金针更有奇效。”

  “而且一般来说,也很少有医生用金针施针的,一个是水平不够,二一个,金针和银针效果差不多,没必要用难度更大的金针,能用金针的都是高手。”

  何文宏很显然知道一些的,讲的也算是头头是道。

  针灸的一些手法,其实没有孰强孰弱之分,就和用药一样,对症施治,只要能治病,哪怕是最便宜的草药,那也是灵丹妙药,要是不对症,哪怕是人参灵芝对患者来说也和剧毒无异。

  只不过一些针灸手法会的人更少,就显得更为珍贵,更为难得一些,就比如烧山火,透天凉针法,方寒其实很少用到的,可真要用到的时候,别人不会,方寒会,那就是优势,奇货可居,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“行了!”

  方寒收了针,对陈玉福道:“患者恢复的不错,高热已经退了,关节疼痛也有好转,我再开个方子,继续吃着,如果没必要,其实完全可以出院了。”

  “方医生,谢谢您了,和您比起来,那些个名医名家简直就是庸医。”

  陈玉福道着谢,他女儿的高热已经退了,现在体温正常,关节疼痛也减轻了好多,这在以前,陈玉福都不敢想。

  这个病他可是带着女儿看了半年了,跑了好几家医院,请了不知道多少专家,回到上丰,满打满算还不到一周,简直是效果显著啊。

  何文宏嘴角抽搐了两下,陈玉福这话说的,传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要汗颜啊。

  只不过看着方寒,何文宏也不得不感慨。

  同样是医生,有些病症让诸多名医束手无策,可到了有些人手中,却好像压根不算回事。

  特别是中医,在这方面特别明显,遇到一般医生,很多患者都能对中医失去信心,可遇到方寒这样的,却能让人啧啧感叹,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。

  “陈总客气了。”

  方寒一边给金针消着毒,一边道:“治病首在辨明病因,只有弄明白病因,才能对症施治,不至于绕路,不过有的时候病情复杂,也不是那么容易能闹明白的,之前的一些治疗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参考和借鉴作用的。”

  中医有句话,叫做,宁治重病,不治坏病,所谓坏病,就是被一些医生误诊误治的病症,这样的病症往往比较复杂,治疗起来很是麻烦。

  可换过来,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有了前人的治疗经验,后来的医生其实能避免犯同样的错误。

  前文说过,中医辨证其实有些类似于数学上的证明题,医生根据已知条件,来辨证,来推论,从而找到病因,然后对症用药,可在一些病症上,已知条件不足,亦或者有些容易误导医生的条件也往往容易让医生走进误区,从而出现错误。

  这有些错误是可以避免的,可有些错误是很难避免的,医生不是万能的,医生也是人,是人就有可能犯错,就有可能被一些现象迷惑,只能说越是厉害的医生,经验越是丰富的医生犯错的可能越小,却也同样有可能犯错。

  倘若前面的医生已经犯了错,后来的医生在治疗的时候就有可能吸取教训,从而更容易的找到病因。

  无论是在胡镇泉爱人的病情上,还是在陈玉福女儿的病情上,方寒之所以能用药入神,除了他水平不低之外,前面的医生的一些治疗也让方寒能排除一些可能。

  因而刚才陈玉福说什么其他人都是庸医之类,方寒就实事求是的说一句话。

  “方寒哥哥,你的金针真好看。”

  方寒给陈玉福解释着,陈玉福的女儿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方寒看,方寒给金针消了毒,然后把金针收了起来。

  “我女朋友送的。”方寒笑着回了一句。

  “方寒哥哥都有女朋友了吗?”陈玉福的女儿语气中顿时有些酸酸的味道,十五六岁的小姑娘,宛然已经情窦初开了。

  “方医生这么优秀,怎么可能没女朋友。”陈玉福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,插了句嘴,倘若不是他女儿年龄太小,他倒是觉得方寒这个年轻人很不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