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弄假成真

作品:全职国医|作者:方千金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20 16:11:50|下载:全职国医TXT下载
  “来,都量一下体温,十五分钟后我来收!”

  中午一点,护士们进来发放体温表。

  虽说中医并不能单纯的以血压的高低或者体温的异常拍判断病情,可在护理工作中,血压和体温的异常也是一种判断标准。

  对护士们来说,他们不会懂太多的病情,因为患者的情况是不是稳定,需不需要向医生们汇报,还是要以体温的异常或者血压的异常等一些情况来衡量的。

  每天早中晚三次测量体温,基本上是各大医院的规定,有些医院甚至一天五次的。

  “哎,护士姐姐!”

  朱世红趁着护士发放体温表的时候,套着近乎。

  “朱先生,您比我大。”

  护士很是不满,二十八岁的人总是叫自己护士姐姐,什么意思,这是说自己老了吗?

  女人哪有不在乎自己年龄的,被自己年龄大的人称之为姐姐,护士很不高兴的。

  “美女!”

  朱世红急忙换了称呼,笑着问:“你们哪位方医生是干什么的呀?”

  “方医生当然是给患者看病的呀。”

  护士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朱世红,还方医生是干什么的?

  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,这一阵怎么没见过你们这位方医生。”朱世红道。

  他已经在医院住了超过十天了,之前都没见过方寒,因而有些疑惑。

  “方医生是我们骨伤分区的负责人,前一段时间去外地了。”

  护士虽然不耐烦,可还是解释道:“方医生水平很高的,很多外地的医院都邀请方医生呢,方医生前一阵去了丰州,今天才回来。”

  “这样子啊。”

  朱世红点了点头,问:“你们方医生平常忙吗?”

  “忙啊,方医生可忙了。”

  护士道:“今天方医生刚回来,估计不上班吧。”

  “不上班?”

  朱世红眼珠子一转,不上班好啊,不上班太好了。

 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,护士进来收体温表,朱世红又开始**了:“护士,我腿疼,帮我叫一下秦医生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护士看了一眼朱世红,收了体温表,登记了一下,然后出了病房,到值班室通知秦熙姌:“秦医生,五号床又喊腿疼。”

  这会儿值班室医生不少,大家刚吃过饭,都在值班室做着,温学义、吕新文、翟甲鹏等人都在,江枫和林广才这会儿也在值班室聊着天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秦熙姌皱了皱眉,这个朱世红,简直太讨厌了。

  “五号床,什么情况?”江枫好奇的问。

  “一个无赖,追求秦医生呢。”

  林光亮把情况说了一下,江枫听罢,就爆了一句粗口:“我靠,这混蛋玩意,当我们骨伤分区没人吗,我去。”

  “你去能干嘛?”

  秦熙姌白了一眼江枫,问陈远:“陈医生,方医生走了吗?”

  “应该在方主任办公室呢,你打个电话吧。”陈远道。

  这会儿方寒正和方浩洋还有李文军闲聊着,接到秦熙姌的电话,就回了骨伤分区。

  “患者又喊腿疼?”

  “是呢。”秦熙姌很郁闷。

  “走吧,去看看。”

  方寒说了一声,然后向病房走去,快到病房的时候,方寒放慢了脚步,对秦熙姌道:“你走前面。”

  秦熙姌先走一步,进么病房,刚进门,朱世红就急忙喊:“秦医生,我腿疼,腿疼的厉害,您快帮我看看。”

  “这会儿腿疼吗?”

  方寒也走了进来,问了一句。

  “靠!”

  朱世红差点没骂娘,不是说今天不上班吗?

  事实上方寒今天下午确实没打算上班,衣服依旧没换,传的是便衣,他就是等这个朱世红喊腿疼呢。

  “是的,腿疼!”

  朱世红点着头,已经喊了,这会儿总不能说又不疼了吧?

  虽然朱世红清楚,医生们都知道他是装的,可这最后一层窗户纸还是不能戳透的,大家都留个余地。

  “我看看!”

  方寒走上前,伸手在朱世红的腿上摁着:“这儿疼吗?”

  “疼!”

  “这儿呢?”

  “也疼,疼的厉害。”

  朱世红的情况方寒了解过,是右腿骨折,当时是翟甲鹏给复位的,按说复位之后最多观察一两天,就可以出院了,可朱世红一直赖着不走。

  方寒一边摁着,一边问着。

  从情况来看,朱世红恢复的相当不错,十天时间,腿部没有红肿,没有发炎,怎么可能疼呢。

  “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。”

  方寒详细的检查了一下,道:“我刚才看了一下,骨骼愈合没什么问题,当时复位的手法也很好,现在这个疼痛的话,我怀疑是伤了神经了,这是神经性疼痛。”

  边上秦熙姌和江枫陈远等人看方寒说的一本正经,都有些信了,难道说朱世红是真的腿疼,不是装的?

  朱世红都一愣一愣的,要不是他真的不疼的话,他自己都要信了。

  “那方医生,我这个该怎么治疗?”

  朱世红问了一下,不等方寒回答,就急忙道:“我感觉秦医生给我推拿效果就很好,要不让秦医生给我推拿一下?”

  推拿治疗,那是要额外收费的,一般患者也没人在医院乱装病,装病医生就要采取治疗方案,治疗了那就要收费,任何检查和治疗都不是免费的。

  这也是在江中院了,要是在西医医院,估么着要做好几个检查的。

  可人家朱世红不怕花钱,人家有钱,随便折腾,反正医生们不能把他的腿治坏了,在这种不明的情况下,医生们采用方案,其实也大都是比较保守的,推拿,针灸,舒缓经络等等,乱七八糟的药是不敢用的,朱世红也不怕。

  “推拿治标不治本。”

  方寒沉吟了一下,道:“你这间歇性疼痛,还是要采取针灸治疗的,多针灸几次,就能痊愈了。”

  朱世红心说,你针灸一万次,我说疼,那还依旧疼,看把你能的。

  “那就麻烦方医生了。”朱世红笑呵呵的。

  “不麻烦!”

  方寒笑了笑,道:“准备银针。”

  边上护士急忙去拿银针了,朱世红道:“方医生,针灸真的能治好?”

  “嗯,绝对能治好。”

  方寒点着头,说的相当肯定:“不过要多针灸几次的,每天两次,早晚各一次,至少针灸一个礼拜。”

  一个礼拜好啊。

  朱世红瞬间觉得方寒看上去更顺眼了,他这几天在医院,天天都有医生催出院,他这是想方设法赖着不走,现在方寒倒好,一开口就是一个礼拜,那他岂不是可以堂而皇之的多在医院呆一个礼拜了?

  一个礼拜啊,天天都能看到秦医生,真好。

  “方医生,银针!”

  护士一定端着托盘进来了,托盘里面是已经消毒好的银针。

  “我现在开始给你针灸。”

  方寒捻起一枚银针,对朱世红道:“针灸的时候可疼,你忍着点。”

  “嗯,方医生您尽管治疗。”

  朱世红不以为意,针灸嘛,能有多疼,方寒刚刚才给他找了继续住院的借口,他这会儿还有些小感激呢,心说这位方医生不会是知道了自家的情况,所以这才故意给自己创造条件,巴结自己吧?

  想到这儿,朱世红就有些小开心,再帅的男人,没钱,那也只是小白脸。

  “嘶!”

  朱世红正想着,方寒已经开始针灸了,第一针下去朱世红倒是没什么反应,等到第二针,朱世红突然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  “疼,医生,疼啊......”

  “您忍着点,治疗这个神经性疼痛,就是比较疼的,不过为了治病,这个环节也是没办法的。”方寒相当认真的道。

  朱世红咬着牙,算了,我忍。

  方寒继续下针,朱世红又是倒吸一口凉气:“嘶,疼,不行了,不行了,医生,我不针灸了。”

  边上陈远和江枫这会儿总算是看出方寒的用意了,你不是装病吗,那我就给你治病,这个针灸的法子方寒以前其实用过的,治疗的是一位自己给自己找病的患者,现在又用到了朱世红身上了。

  “治疗不能半途而废的。”方寒又下了一针。

  “不行,疼,疼,我受不了了。”

  朱世红急忙道:“不能再扎了,快把银针去掉,疼的受不了了。”

  说来也怪,方寒这个针扎上去,那是真疼,可这个腿却动不了,朱世红想要把腿挪开都不行,眼看方寒还要下针,朱世红急忙伸手拦住:“方医生,别扎了。”

  “治病要紧。”方寒满脸认真。

  “我怀疑不是神经疼,您肯定判断错了。”朱世红额头都冒汗了,尼玛,真疼啊。

  “按照您说的症状,结合我的诊断,应该是没错的。”

  方寒一本正经的道:“既然治疗了,就要持之以恒,要不您总是腿疼,这可不行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  另一个病床上的女患者这会儿额头也冒汗了。

  这位方医生看上去帅气的不像话,这手段倒是吓人啊。

  她刚才也给方寒说她腿疼来的,她也是装的,因而她猜测朱世红肯定也是装的,这下好了,方医生把假的变成真的了。

  “不,我腿没疼......”

  朱世红受不了了,喘着气:“方医生,我腿其实不疼,我之前是开玩笑的,开玩笑的,就是和秦医生开个玩笑..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