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006 贪小便宜吃大亏

作品: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|作者:碧蓝的世界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20 16:12:03|下载: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TXT下载
  陈耀东完全沉浸在电视的教学中,忍不住跟着练了起来,练完桩功,电视里又教起了掌法,十二招教完后,也就结束了。

  他还有些意犹未尽,嘀咕了一句,“挺简单的嘛。”

  “那你想不想学一些难一点的?”

  突然,旁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他转头看去,见旁边站着一个古怪的老头,有着一个红红的酒糟鼻,正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  大热天的,老头还穿着厚厚的棉衣,看着都觉得热。而且,隔着老远,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。

  陈耀东见他笑眯眯的样子,心里升起一丝警惕。按照他之前的人生经验,非亲非故的人主动对他示好,肯定是想要套路他,要特别小心。

  他谨慎地问,“请问你是?”

  老者语气特别和善,“我是这家武馆的馆主。”

  陈耀东不想缺了礼数,“馆主,你好。”

  “来来,我们进里面说。”老馆主笑呵呵地说道。

  陈耀东心中更加警惕了,告诫自己千万别受了忽悠,跟了上去。

  …………

  另一边,翁鸣聪有一种强烈想要吐槽的冲动,“刚才那个,真的是师傅吗?”

  大师兄说,“当然是师傅。”

  【我认识的那个师傅,才不会这样和颜悦色地说话。】

  翁鸣聪在心中大声嘶吼,再一次感受到现实的不公。

  他入门三个月,见到师傅的次数屈指可数,每次见到,都是喝得醉醺醺。三个月了,师傅只跟他说过三个字“起来吧”。还是在第一天拜师的时候。

  “看来,我们要多一个小师弟了。”大师兄高兴地说道。

  那岂不是以后都要被那人的光芒掩盖?

  翁鸣聪心中凄苦,只觉得未来的生活暗无天日。

  …………

  陈耀东跟着馆主走到后面,进了一道门后,来到了另一个大厅,只是面积要小一些。

  馆主带着他坐到一旁的沙发上,才问道,“你到这里,是想学武吧?”

  陈耀东如实答道,“对,我在网上查过了,市里只有你们一家武馆。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陈耀东。”

  “能问一下你学武的目的吗?”

  陈耀东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为了保护自己。”

  这个回答,有些出乎老者的意料,混浊的眼睛里,闪过一丝精光,“就为了这个,没别的了?”

  陈耀东说,“我也想过,如果以后找不到工作,可以去当运动员,或者拳手,也算是个出路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老者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  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陈耀东有些不悦,感觉受到了嘲笑。

  “抱歉……”老者好久没这么开心了,不过见他有点生气了,赶紧控制住笑容,说道,“以后你就知道,学武有成后,想要赚钱其实很简单。”

  陈耀东摇摇头,“犯法的事情,我可不做。”

  老者失笑道,“只要你的实力足够了,法律根本限制不住你。”

  陈耀东反驳道,“你武功再高,能打得过现代军队吗?更别说还有飞机大炮导弹。”

  老者张了张嘴,不知想到什么,目光黯淡了下来,有些萧索地说道,“也许,你是对的。”

  过了一会,他不愿再谈这个事情,说道,“好了,你想学的,我可以教你。”

  陈耀东知道戏肉来了,问起最关心的问题,“你们武馆的学费是多少?”

  “学费?”老者怔了一下,忍不住又笑了,“放心吧,不收你的学费。”

  “不行。”陈耀东摇摇头,坚决地说道,“学费一定要收。”

  老者很好奇,问,“为什么你坚持要交学费?”

  陈耀东沉声说,“免费的,才是最贵的。”

  贪小便宜吃大亏,这可都是有过惨痛教训的。

  “好。”

  老者拍掌赞叹道,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就能明白这个道理,很好。这样吧,就按照以前的标准,一个月一千块,怎么样?”

  他一口答应了下来,“行。”

  一千块也不算贵,毕竟教的是真功夫,刚才他练的时候,就有感觉。不过,他一个月的伙食费才八百块,看来,得想办法找个兼职来做才行。

  他又说道,“不过,我现在没带那么多钱,只有两百,先交几天的。”说着,他有些不舍地拿出两百块。

  “就按你说的办。”老者笑呵呵地将那两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币接了过来。

  “还有,我还是学生,平时要上学,只能每个周日过来。”

  老者皱起眉头,说道,“可以,不过,你每天的练功不可以懈怠。”

  “这个我懂。”

  “那好,现在,我就教你一门内炼法。”

  老者神情变得严肃起来,“外炼筋骨皮,内炼一口气,你刚才学的桩功和动功,都是外炼法,磨炼体魄用的。但是你要明白,人体再强,也有一个极限,唯有练出内息,才有无限的上升空间。”

  “对武者来说,内炼法至关重要。我这里有两门内炼法。一门是我本人练的,叫镇岳功,跟搬山功一脉相承,走的是一力降十会的路子,练到最高境界,可以搬山镇岳,威力无穷。”

  “另一门叫惊蛰功,练成后,全身气血和内息都会收敛起来,跟普通人无异,只有动手的时候才会显露威力。而且,它可以用来保命,受了重伤后,可以进入假死的状态,来恢复伤势。”

  “这两门功法,怎么选,就看你自己。”

  陈耀东有点纠结,“不能两个都练吗?”

  老者笑道,“你要是不怕走火入魔的话,就无所谓。”

  “那我选惊蛰功。”

  虽然镇岳功也不错,一力降十会。不过,惊蛰功太合他心意了,平时既可以隐藏实力,受伤了又能疗伤。

  老者点点头,说道,“我得提醒你,这门惊蛰功,牵扯到某个势力,你练了之后,绝对不能透露给别人知道。”

  “练了会有麻烦?”陈耀东犹豫了起来,他这个人最怕麻烦。

  老者说道,“只要你不主动跟别人说,就不会有人知道,这门功法特殊,每个人练出来的内息都不相同。”

  “那没关系。”他放下心来,他向来嘴巴最严了。

  老者正式开始教他了,“那么,开始吧。我先教你第一个姿势,这样,这样,对,好接着,按照我说的呼吸节奏,呼,吸,呼……”

  “就是这种节奏,不断循环,然后,把思维放空,就像是你练搬山桩时的那种状态,再沉下去一些,这第一步是最难的,做不到也别着急,练武一途,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,就算天才如赵无极,当年也足足花了一个月,才练成内炼法——”

  说到这里,他脸色僵住了,心中狂呼,怎么可能?

  陈耀东没听到下文,睁开了眼睛,问,“然后呢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

  老者被呛住了,剧烈咳嗽了几下,很快恢复了正常,说,“然后,想像你是一只昆虫,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……”

  他看着陈耀东重新闭上眼睛,悄悄松了一口气,刚才差点毁了他的形象,还好反应快。

  为了避免这个好不容易碰到习武奇才产生自满情绪,不能告诉他实情,对了,还要警告另外两个徒弟。

  “你觉得血液都快冻僵了,于是钻地泥土里,四周一片漆黑……”他继续教导,感觉到陈耀东的呼吸心跳变得越来越慢,到最后几乎消失。

  老馆主嘴唇哆嗦了一下,饶是他见多识广,还是再一次被震住了,第一次练内炼法,就进入深层冥想状态的,就算那些武学圣地的传人,也做不到吧。

  他从柜子里取出一瓶酒,坐到沙发上,一边喝,一边咧着嘴,无声地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