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007 我可是守法公民

作品: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|作者:碧蓝的世界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8-20 16:12:03|下载: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TXT下载
  不知过了多久,陈耀东突然惊醒过来,睁眼一看,整个世界仿佛有了不同的色彩,感觉前所未有的好。

  “你醒啦。”旁边传来馆主的声音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  陈耀东神彩奕奕地说道,“就像是睡了一个好觉,感觉特别棒。”

  “你馆主点点头,“那就好,回去后记得每天练一趟,还有,外炼法也不能落下,内外兼修,日后才有可能打破生死玄关,记住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陈耀东不用他提醒,也会照做,练功的感觉太棒了。

  “行了,快要天黑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馆主给了他一个袋子。

  陈耀东一听,有些吃惊,拿出手机一看,居然已经下午六点,刚才那一“觉”,足足睡了近五个小时,忙说道,“那我明天再来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陈耀东转身离开了。

  馆主背着手,踱着步去找另外两名徒弟。

  “师傅。”另一个房间里,大师兄还在指导翁鸣聪练功,见到他,急忙行礼。

  大师兄说道,“师傅,你今天看起来很高兴,是不是因为刚收了小师弟?”

  馆主点点头,说道,“他叫陈耀东,资质不错,难道有着一颗赤子之心。就是,有点不通世务。我看了他的校章,他是荟英中学高一五班的学生,看来,得让立功派个人混进去,跟在他身边提点一下。”

  这时,翁鸣聪幽幽地说道,“师傅,我就是荟英中学的学生。”

  “这样再好不过。”馆主笑了起来,看着他,突然问,“那个,你叫什么名字来着?”

  翁鸣聪心里委曲到了极点,“师傅,我叫翁鸣聪,已经入门三个月了。”

  “嗯,这件事,就交给你了。记住,别透露你的身份,他戒心比较重。以后,周日就不要过来了。”馆主拍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是,师傅。”

  “还有一件事,刚才他练功的情形,你们都看到了吧。”

  大师兄赞道,“看到了,小师弟真的是习武奇才。”

  “以后,不许提他天赋高的事情,免得他因此而自满,对修行不利。”

  两名徒弟说,“知道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出了武馆,外面的步行街比白天更加热闹,好不容易挤了出去。本来想去公交站,走到一半,想起身上只剩下二十六块钱,坐一趟公交就要两块。

  “反正只有七站地,干脆跑回去。”

  他不舍得出那两块钱,就跑了起来。

  七个站,其实只有几公里的距离,陈耀东跑完,连汗都没怎么出,体力比起上辈子不知道强出多少。

  他在楼下的小店里买了一把一千克的挂面,又买了六个鸡蛋,总共花了十块钱。兜里还剩十六块。

  他平时一日三餐都在学校吃的,云茗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,米都没剩多少。自己煮的话,什么都要买。

  回到家后,将面条下了一半,又煎了三个鸡蛋,满满一大盆。

  也许是练功的关系,他的胃口出奇地好,连面带汤吃了个精光,还只有七分饱。

  “以后天天练功,食量会越来越大。”他有些忧虑地想道,“不行,得想办法挣钱,不然,后天就要断粮了。”

  就剩十六块,怎么也熬不到下周了。

  他是个行动派,想到就做,将锅碗洗好,就出门了。他没有到网上去找兼职,因为以前被骗过。

  周边有不少店铺,他挨家问过去,问他们需不需要工人,有些店确实有招工的意愿,可是一听到是临时工,都摇头拒绝。

  他也不气馁,继续往下家去问。很快,周边的店铺都问遍了,他就跑到更远的地方去问。

  “老板,你这里招工吗?”

  他来到一条比较热闹的街道,走进一家小超市,问收银台前一个像是老板模样的男人。

  男人摇头说,“不招不招。”

  这时,外面走进来两个年轻人,手臂上都是纹身,留着花里胡哨的发型,进店后,黄头发的那个从货架上拿了一条巧克力,拆开塞进嘴里,一边嚼,一边将手伸到老板面前摊开,招了招。

  老板从他们进来,脸色就变了,既愤怒又畏惧,低着头,从钱箱里拿出钱,放到那只手里。

  另一边,陈耀东也看明白是怎么回事,居然是收保护费。前世在电影里见得多了,现实中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  “看什么看?”另外一个绿毛小弟突然指着他骂道。

  陈耀东不想惹麻烦,说道,“我这就走。”

  那人挡住他的去路,手里拿着一把匕首,用刀手在另一只手掌上轻轻拍着,下巴一挑,说,“让你走了吗?”

  陈耀东忍了,解释道,“我只是路过的。”

  绿毛小弟不耐烦地说道,“我管你是路过还是怎么样,想走,可以,把钱留下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陈耀东一听怒了,“你这是抢劫。”

  绿毛小弟狞笑道,“抢的就是你,快点,把钱交出来,不然,别怪我刀子不长眼。”

  陈耀东看着他凶狠的眼神,顿时明白了,这些人无法无天,根本讲不通。问题是,他现在身上只剩下十六块,给了他,明天要去喝西北风吗?

  绿毛小弟见他在迟疑,不由大怒,“叫你拿,听到没有。”说着,一巴掌向他扇过去。

  陈耀东早已经不是几天前的他了,反应极快,一把抓住他的手,还想解释。对方另一只手已经用匕首捅了过来。

  他的视线被挡住了,却觉得腹部一寒,下意识地往后一闪,躲开了这一刀,却听嗤的一声,衣服被划破了。

  “你——”

  这一下,他是真的怒了,一忍再忍,对方却越来越过份。

  “还敢还手。”绿毛小弟满脸狰狞,又一刀刺了过来。

  陈耀东一把抓住他的手,再一拳打在他脸上,砰的一声,血液溅开,他惨叫着捂住鼻子和嘴,发出唔唔的的惨嚎声,不断有血浆从指缝里流出来。

  另一个黄毛本来在看戏,看到这一幕,惊呆了,接着从后腰里拿出一把砍刀,“你他|妈找死!”抡起刀,就向陈耀东砍去。

  陈耀东从旁边抓起一瓶矿泉水,用力砸了过去,正中黄毛的肚子,只见他身体弓了起来,手里的砍刀咣当一声掉到地上。

  他双膝脆地,额头顶在地面上,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,显然痛苦到了极点。

  陈耀东算是出了心中一口恶气,上前将匕首和砍刀都踢到一边。

  黄毛见到他靠近,眼神闪过惊恐,往后退去。

  “刚才是你们先用利器想伤我,我打伤你们,完全是出于自卫。”陈耀东说道。

  黄毛拼命点头,表示同意。

  陈耀东又说,“现在,来谈谈赔偿的问题。”

  “大哥,我错了,钱都给你,求求你放过我。”黄毛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,起码有好几千。

  陈耀东脸色一变,“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吗?我是守法公民,又不是抢劫犯。”

  黄毛都快哭了,“大哥,都是我瞎了眼,我该死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了我吧。”

  陈耀东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这人什么毛病,现在谈的是赔偿的问题。你听好了,我这件衣服,是花三十五块买的,被你同伴划破了,你得赔。”

  “赔,赔,我赔。”黄毛表示,大哥说什么就什么。

  陈耀东继续说,“还有,精神损失费一千。”这个数字,他觉得是合理的,毕竟他没有受伤,要多了的话,有敲诈的嫌疑。

  “是,是,是。”黄毛不断点头。

  陈耀东从那叠钱里,数出十一张,拿出一张,问超市老板,“刚才我扔的那瓶水多少钱?”

  超市老板早就看傻了,愣了一下,才用惊恐的语气,说,“三……三块。”

  陈耀东递过去一张一百块,说,“麻烦找一下。”

  不一会,老板哆哆嗦嗦地找回了九十七块。

  陈耀东从里面数了六十五块放了回去,说道,“嗯,现在数目对了。”说完,就离开了这家超市。

  只剩下黄毛和满脸是血的绿毛傻傻地看着地上的钱。